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电玩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电玩游戏

电玩游戏:我还观察值班室的监控

时间:2021/9/9 15:40:37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0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“他是少数幸运儿之一!”同样是保安的李学福(化名)听说一名同事三年前拿到了加班费,既嫉妒又无奈。他羡慕严庆祥努力取证,取得了好成绩。无奈的是,他11年的日夜加班,只拿到了1年零3个月的加班费。“平均每天巡逻3小时,重大节日巡逻2小时。除了巡逻,我还观察值班室的监控,每天值班12个小时。”2009年入职后,这就是李学福的...

“他是少数幸运儿之一!”同样是保安的李学福(化名)听说一名同事三年前拿到了加班费,既嫉妒又无奈。他羡慕严庆祥努力取证,取得了好成绩。无奈的是,他11年的日夜加班,只拿到了1年零3个月的加班费。

“平均每天巡逻3小时,重大节日巡逻2小时。除了巡逻,我还观察值班室的监控,每天值班12个小时。”2009年入职后,这就是李学福的日常保安工作。由于李学福在2016年2月之前无法提供加班的证据,当地仲裁委员会并没有确认他加班的事实。最后,他只拿到了2016年2月至离职期间的法定节假日及周末加班工资,共计2951.7元。

李学福的手机上还保留着两年前判决书的照片。他感叹道:“我用什么来证明我这些年加班了呢?”过去三年,曾焕生调解了多起加班工资纠纷。两年多来,近80%的员工无法提供证据,导致加班费索赔被驳回或部分驳回。在众多裁决中,像李学福这样的“沉默的大多数”无法获得加班费。

“无薪”加班不应持续到“上一年”“为了支付一点点加班费,需要花时间和精力收集证据。对于普通工人来说,维权的‘门槛’太高了。”在李学福看来,让工人证明自己加班了。这件事多少有点“幻想”。


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电玩游戏)
桂ICP备05000425号-1